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吉最]惩罚游戏。

一个大得突破天际的脑洞,r15(…)
存在一定ooc,可能有后续。

“…唔。”
浑噩大脑尚未完全反应过来自身处在如何糟糕的处境里,最原兀得睁开了眼。
面前是少年放大的俊脸,不同于平常嬉笑撒谎时的人畜无害,反倒透露了一种危险的捕猎者气息。
是王马君…?
最原终一迷糊地将视线下移,目光定格在对方的双手上,这双手正有条不紊地…
将镣铐戴在自己身上。

“超乎意料…最原君居然中途醒来了,不过这样一来似乎更加有趣了。”
比划着镣铐款式大小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最原终一的醒来被打乱,像是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多么恶质的事情般、王马小吉狡黠扬起眼角,天真又残酷露出笑容来。预料到对方可能紧随着的反抗,他不经意般岔开着话题重心,轻易便将满腹恶意溢于言表。
“我说,就连最原君,其实也擅长着撒谎吧?”

“你所做的所有伪证,我都一清二楚哦?”
最原终一原本极力反抗的双手僵滞在了半空中,王马小吉趁机将人手束缚起来。咔嚓——。
刻意在对方清醒时,逼迫人亲眼注视着自己如何被剥夺自由…
王马小吉愉悦吹了声口哨,还有什么比打破人脸上一成不变的冷静神态更令人兴奋的事呢,我的大侦探?
清晰镣铐声回响在逼仄空间内安静回响着,最原终一心里发慌,神态却忽然镇静起来。
最原终一低哑着音线、话不成声地疲惫辩解着。
“那是为了真相。”

“真相—?”
他不置可否嘲弄轻嗤出声,拖长了音调反问道。像看着在猎人网里徒劳挣扎着的猎物,王马小吉眼神里透着不易察觉的怜悯。
王马小吉跨坐在最原终一身上,冷不丁用手揪起了人头发。
“还真是恶劣的大人,拿真相做旗号就能肆无忌惮撒谎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

最原终一吃痛闷哼出声,被迫高扬起头颅,暴露出颈部脆弱优美曲线,面上表情却像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遭遇这种对待般的迷茫。
注视着这样的最原终一,王马小吉像被蛊惑了般,低头重重在人咽喉处咬了下去。
“真过分啊,利用大家的信任,就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做出这种任性的事…”
“撒谎的坏家伙,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大脑迟钝地从人话语里接收到责备、不屑的信号,潜意识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大脑却依旧一片浆糊。
无法思考,难以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最原疼得鼻尖冒汗,原本紧绷唇角不由泄出几声微弱呻吟,就像只在发出着破碎悲鸣声的濒死天鹅。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杀…死我吗?”

“要不要来猜猜看呢?”
王马小吉俯身凑近了些这张面孔,对方深蓝瞳孔映照着朦胧灯火,就像是…即便沉沦黑暗仍怀揣着希冀般。
他指腹轻抚过人眼睑,睫毛触碰到掌心引起一阵瘙痒感,像猫爪子直戳入心窝。
王马小吉眸色逐渐暗沉起来,他压低音调暧昧吐息着。

“我要吃掉你♪。”

评论(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