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神狛]调查问卷。

我流ooc。狛枝视角,送给专属神座。

WHAT WOULD YOU DO IF 6
想象这些场景如果发生,你会怎么做?

1.I died: 我逝去

“诶,连神座君也会死掉么…”
蹲下身目光亘久注视着面前紧阖双眼的人,意识到这件事后像是难以置信般微张瞳孔,指尖冰冷触感下察觉对方已经停止了呼吸。
肮脏猩红血污晕染了侧脸,那头墨发随意披散了一身。
“这还真是可惜呢。毕竟比起拥有幸运这种无用才能的我,像神座君这种最接近所追求的那个存在的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死在这种地方嘛。”
手指力道极尽轻柔划过人脸庞、眼睑,指尖残余着晕染殷红血迹。
嘴上这种抱怨口吻所透露意味遗憾至极。转眼却又像是联想到什么般重新面露笑脸,嘴上语气复又轻快起来。
“不过这种牺牲是不会白费啦。毕竟神座君死掉所带来的绝望越强,希望的光芒也就会越耀眼嘛。从这点来看…也是很有价值的。”
对啊,就是这样没错…吧?
…………
“呐呐,没有说过吧?其实呀…”
神座君的眼睛很漂亮呢。

2. I Hugged you:我拥抱你

“…居然愿意拥抱我这种人,我妈妈都没对我做过这种事呢。”
猝然被人拥入怀里不由在眼底划过丝微愕,平复下意料外的慌乱后拢手回抱住人腰身,餍足里不由抿唇轻快泄些笑意。
“哈哈果然还是坦白些吧,对象是神座君的话…我很开心哦。”

3. I lived next door to you:我们是邻居

“神座君-。我来串门啦。”
久按门铃无果,从门扉后探身出现后坦然绽开笑脸,毫不在意其脸上冷淡神色语气熟稔朝人打着招呼。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用这种手段见到神座君啦。但总被粗鲁以‘很烦’为理由拒之门外就太过分了…喏,这是房东给我的钥匙。”
勾指向人示意挂在指腹钥匙圈上的钥匙,面露出极易降低人警惕心的亲和笑脸。
“虽然不太懂为什么会由我转交给神座君…不过以后就还请多指教啦。”
“狛枝凪斗,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

4. You found out I was married:你发现我已婚嫁

白银戒指咣当跌落地步发出些清脆金属碰撞声响,兜兜转转几圈后最终掉落在自己靴底边缘。
俯身抬手捡拾起银戒,戒指上细腻镌刻着四叶草的纹路。
『こううん。』

“是…爱人吗?”
“哈哈什么嘛,神座君这种冷冰冰的人也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吗…真没料到还有其他人能忍受神座君这种脾气呢。”
话语在最后几近口不择言,在人冷淡注视下愈发意识到自己狼狈。
缄默了半晌后却似全然若无其事自顾微笑起来。毫无征兆抬手执起人手,放轻力道将掌心戒指套在其中指上,动作缓慢而珍重。
像是没发觉自己音线哑住了般,哂笑几声后逐字低声回道。
“神座君,要幸福哦。”

5. I stole something:我是窃贼

深邃夜色下月色如练,装睡过程里极富欺骗技巧般发出些平稳匀称呼吸声,留意到熟悉气息接近后睁眼翻身爬了起来。
抬手随意抓乱凌乱银白软发,睡衣袖随动作半褪到肘部露出截细白手臂。面上却像是小伎俩得逞般露些狡黠笑意,嘴上拖长了音调。
“小偷先生,这次要来偷什么呢♪”

"金银怀表,薰衣草挂饰…还是说糖果罐头?唔、可是这些似乎都偷过了啊。"
眨眼际指尖轻抵住自己左胸膛,狡猾微扬唇角里笑得别有用心。
“或者说…是这里呢。”

6. I was hospitalized:我不幸住院

推开病房刺鼻消毒水气味扑面而来,入眼尽是些空旷的白色。
将怀里明艳花卉随意错落斜插入花瓶,柔软丝滑灼红花瓣在翠绿欲滴枝蔓映衬下呈出生机昂扬。
“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啦。”
颇为满意般轻拍手注视着自己杰作,上前几步伏在病床前托腮端详着人侧脸,这张漠然面庞难得呈现些孱弱的苍白。
这副睡着的样子…看上去倒容易亲近起来了呢。
抿唇轻笑几声后试探性抬指轻戳人面颊,嘴上朝人小声抱怨着。
“我说啊,即便是神座君…身体也不是机械构造呢…多少也应该在意些自己身体些嘛。”

7. I refused to leave my home:我只想在家宅着

“神座君,一直窝在家里不愿出来的话…身体会锈掉的哦?”
视线胶着在人面庞上,对方似对周遭毫不关心般正埋头书籍纸稿里。颇为苦恼轻叹口气,转而面带微笑似乎不经意般提议道。
"没记错的话昨夜后花园那几株桃花开了…要一起去看看吗?"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MY
你怎样看待我的

9. Personality:性格

是因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没能超乎预料么…?总觉得神座君对什么都不在意呢。虽说移掉累赘感情可以排除其他因素干扰,但总觉得缺了些人情味…而且也太冷淡了。

10. Eyes:双眸

很惹人注目的猩红色。就像是悄然静止的、粘稠的鲜血。

11. Hair:发

漆黑得就像随时能融入夜色一样…哈哈不过这种头发大概不太好打理吧。(??

12. Family:家庭

不太了解…准确来讲,关于神座君资料的相关保密工作都做得相当到位。

WOULD YOU
你是否愿意
13. Help me hide a body?帮我藏起尸体

如果能帮到神座君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啦。不过我并不认为,这种小事有需要我出场的必要呢。

14. Keep a secret if I told you one?保守我曾向你倾诉的秘密?

当然啦。…如果神座君有秘密这种存在想要告诉我的话。

15. Hold my hand?执我之手?

真是难以设想的场面啊。不过对象是神座君的话,即便是这种程度的事也完全无法拒绝呢。

16. Take a bullet for me?为我挡住飞向我的子弹?

区区幸运这种才能,神座君也是有的。(…

17. Try to solve my problems?为我解开疑难?

…并不觉得全知全能的神座君会有我这种人可以解答的疑惑啊。
不过如果有用到我的时候,我很乐意哦。

18. Love me?爱我?

早就说过了吧?
我一直深爱着神座君,以及你身上所蕴含的希望。

19. Date me?和我约会?

可、可以么?

HAVE YOU EVER
你是否曾
20. Lied to make me feel better?对我说过善意的谎言?

啊、我并没有向神座君撒谎的必要。

21. Wanted to kiss me?想要亲吻我?

…。

22. Wanted to kill me?想要杀了我?

哈哈不得不说…将黝黑枪口对准神座君的刹那,的确曾经有过这种念头呢。

23. Broke my heart?让我心碎?

能让神座君产生这种感情的人…并不认为会存在啊。

24. Kept something important from me?取走我重要的东西?

即便神座君真的有这种东西…也不会被我这种人给取走吧。

25. Thought I was unbearably annoying?认为我不可理喻,讨厌至极?

与此相反,我倒是觉得神座君的才能十分值得期待呢。

AND MORE
以及
26. Who are you?你是谁?
狛枝凪斗,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27. Are we friends?我们是朋友吗?

我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已经跟神座君变得很要好啦…!但是神座君反应还是一如以往的冷淡呢…

28. When and how did we meet?我们何时何地相遇?

并没有忘掉,相反我倒是记得相当清楚呢…碰巧触碰了雕像机关启动密道后,就在密室遇到了神座君。

29. Describe me in three words:用三个词来形容我:

冷淡,希望,神座出流。

30. What was your first impression?你对我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打破命运加持在我身上『幸运』的人。
拥有『一切』才能的神座君吗,还真是让人或多或少期待起来了…呐,就让我从你身上见证到更多的希望吧。

31. Do you still think that way about me now?你现在还这样认为吗?

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变化呢。

32. What reminds you of me?什么会让你想起我?

希望。

33. If you could give me anything, what would it be?如果你能给我一切,你最想给我什么?

或多或少拥有些感情吧…?哈哈不过神座君一定会对我这种想法嗤之以鼻呢。

34. How well do you know me?你有多了解我?

这个问题吗…我认为自己只需要知道神座君就是最接近『绝对希望』的存在就好啦。

35. When's the last time you saw me?你最近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吧。

36. Ever wanted to tell me something but couldn't?你有什么是想要告诉我却不能告诉我的吗?

Zzzz我对神座君来说并无秘密可言。

37. Are you gonna repost this to see what I say about you?填好后你会和我交换问卷吗?

呼。
笔尖微顿墨水转眼晕染雪白纸张,随意将钢笔扔在书桌上,指腹轻抵住下颌做出轻松模样。
我填好啦,神座君。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