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太芥]触碰太阳。

那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走后第一天,他做了许多堪称光怪陆离的梦。

他梦见那以凶悍著称的兽咆哮着被自己狰狞黑兽桎梏得动弹不得,肮脏血污浸沾了它名贵雪色毛发。
他并未选择把这难缠猎物绞死,只执拗抬睑望向不远处遁入深邃暗夜的人身上,微幅翕动唇形。
[太宰先生,看我。]

凶兽迅疾跌落在地层叠陷落铸就为深渊,无形黑夜贪婪蜷舐着舌将他吞噬下去。
下坠,陷落。
他似乎听到了枪支上膛的声音。
浑噩地迟钝意识到那冷硬黝黑枪口直抵他光洁额心,老师冷漠掺轻蔑眉眼让人错以为—早在屈指扣动扳机前,芥川龙之介这个人早就已经死了千千万万遍。

[只有这种程度吗。]
对阿,怎么能只有这种程度呢。

下一秒他猝然陷落在了深海。
刺骨,寒冷,窒息。
深海恐惧症这种东西,他大概是没有的。
但他却在此时深刻体会到了这种绝望。
老师正在岸上微笑注视着他,他却几乎忍不住想。
这才对嘛。
亲手救起又孑自丢下我的人,不就是老师您吗。

猝然惊醒后他在万籁俱寂的夜里伏案缄默了半晌,待处理的文件摞成小山,桌案上摇曳灯火发出了微末亮光。
也许是微咸海水呛入喉腔气管记、咳嗽掺血沫记忆太过清晰,他想他是忘不掉这濒临死亡的感觉了。
他索性任由发散意识思考了许久,终究不得不承认他老师性格构成是有极大任性成分的。
随意便允诺给予他生存意义,又在一次任务里毫不留情选择失踪,将他再次抛在无垠黑暗里。

那人会在织田作面前笑得狡黠掺着顽劣,软化眉眼在挚友身边侃侃而谈。
会在搭档面前针锋相对,漫不经心又简明扼住要害。
也会在歌姬优伶面前极尽温柔写意,诉些蜜里调油俏皮话。
他为了织田作抽身离开,留给中也前辈一桶炸药,昔日情人些殷切爱语。

那么他呢。
芥川迷茫睁大了瞳眸,苦涩缓慢又极尽坚定蔓上舌尖。
他是入了魇,不管不顾将自己内心拷问逼入墙角,非要追寻个答案。
是执念吧,他想。
被丝层蜘蛛丝束缚着般的,对太宰治这个人浮夸表象及铭心本质的深刻执念。
而紧跟这人步伐,已然成为他的本能了。

太宰治,老师,先生。
他嘴里舌尖碾碎了满心仰慕那人的每个称谓,铁锈血腥气盈了口腔。
这是种近乎煎熬的甜蜜痛苦。

太宰治从来都不是芥川龙之介的太阳。
他本该无比清楚明白这一点。
却依旧被强光刺痛了眼眶,一低头就呜咽渗出泪来。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