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魇。

※小段子。与基友骰输产物,捅刀倾向。

霜华剑光刺痛了他眼,秀白脖颈遂沿剑刃划出道血线,温热血珠飞溅。
那人紧随栽倒在地,不再动弹,终究没了声息。

缄默扬首半晌,忽就眸底暴怒涌动,他厉声喝道:
"谁给你的胆子?"
晓星尘,你怎么敢。
这色厉内荏的吼声尾音轻颤,晕红眼眶,终化成了声泣音呜咽。
晓星尘。

‘曾闯去我生命的是你,如今闯入我梦里的人也是你。’
晓星尘走时终成了他日复一日的魇。
反复回放,堕入那无尽轮回。

晓星尘走时难看得紧。
道长喜洁,雪色道袍向来纤尘不染,只消稍一抿唇,便化成片温煦清雅,犹如春风化雨。
自己却偏非逼得他染黑雪白袍角,涴了血污。

他确应是怨极了自己。
梦魇呈在现实,当幻觉又梦境延伸至他清醒际,他反倒笑了。

"你想我死。"
他抬手抚上道人苍白的颊,指尖眷恋描摹过人面容,语气飘忽又笃定。
精神衰竭及睡眠不足使他枯槁得不成样子,哪还有昔时那俊俏少年郎模样。
哪能不遂了你愿。
他低声朝那虚影呢喃,极小声的。
"道长,我心悦你。"
毫无回应。

是,我一直在骗你。
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神思恍惚际随他出了义庄门槛,门外乌云遮天蔽日,满是鬼气森寒。
踏步来到棵枯树上,那处早备好了白绫。
生死一念间。

断不会脏了你那轮回路。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