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鸩中蜜。

薛魏预警。
随手乱写憋较真,发完去睡。
MDZZ邪教。

谁又能料到夷陵老祖一世英名,却在几只狗前怂得彻底。
嘿,瞧那硬要佯装出浑然不惧的模样,却也只让薛洋觉得可怜可恨得紧。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早被禁锢这隅方寸之地却无法挣脱的猎物,扬唇际抹促狭,抬手不疾不徐轻拍人侧脸。
这甚至称得上鄙薄的轻佻举动逼得魏无羡身形一阵颤抖,眉峰耸起,面上表情说不清是愤怒或是厌恶。
"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
似是留意人眼里不加掩饰浓重痛恨,薛洋只觉阴暗情绪如藤蔓郁结,在心头滋长开来,也懒得抑制。
师父,这种时候便也由不得你了。
兀然也就升出分念想,想着欺负得狠了,这人眼角可会渗出微红,泫然噙了泪意。

索性遂了心愿拇食两指并起钳了人下颌微幅抬高,从唇缝里泄出几声嗤笑。
薛洋压下音线舌尖辗转际便缠了无尽狭意。
"师父。"
似那鸩酒掺了蜜,就能佯作佳酿。

而这故作敬崇姿态听得魏无羡耳里只余无可名状的嘲意,面色不善,迫于冷硬镣铐刻了符篆。
也不知薛洋这小子作了什么妖,只消精神稍一涣散,脑海里便浮现出数不尽黑鬃恶犬亮出獠牙,扬起恶爪朝他扑来。
几番折腾早已气息凌乱,蔫了个彻底。
而此时魏无羡甚至有心思呵他,硬是摆出吊儿郎当姿态朝人道:"好听。乖徒儿,来再给师父叫一声。"这小崽子平日死活不肯叫,如今情势颠倒倒叫得殷勤。
念及这点魏无羡只觉得一阵牙痒痒,连带着手痒恨不得一个耳刮子嚯到薛洋那张笑脸上。
忍了又忍。
"算了算了,叫了也添堵。总归是孽徒!"他只恨声道。
一时心血来潮将小野猫拾回了家,本想着闲时消遣。
却不料养虎为患,事态无常。千回百转反栽在了自家徒弟手中。
他当时怎么就瞎了眼,觉得那蹲在糕点店浑身湿漉仰面眼巴巴瞅着他的小子,不轻不重恰好戳到了他心坎。
心都化了,哪还顾着其他。

"我告你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魏无羡压着脾气朝小兔崽子一笑,"你师父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薛洋却只用指腹轻摩挲着指下的肌肤,不语。
宽大红袍披身,墨发逶迤。
本该眉眼恣意行言桀骜的人,此刻正狼狈躺在自己身下。
"师父,我却想你继续跟我计较。"他也便故作委屈笑得开怀恣肆,手下却极尽下流揉捏了人臀。
"手感不错。"
"欺师灭祖的小兔崽子。"镣铐绷得人紧,连下意识后缩都成了奢望。
"混账!"
"师父,你继续叫。"
受了人劈头盖脸骂声,薛洋也不恼。
只冰冷指尖不经滑到了魏无羡背后敏感鼠蹊上捻磨辗转,遂再沿股线顺势婆娑。
似感受掌下人因本能反应而轻颤,薛洋俯身凑人耳廓呼出口温热吐息,柔声慢语着。
"希望等会儿你还能叫得更大声。"

[假装此处有车]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