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两小段子]夜间撒糖﹃

※晓星尘视角,微ooc,师生,现代梗。
第一次写,渣慎。

#违纪名单#

敞亮办公室内门扉兀地被人大喇喇拉开,随着几声轻巧脚步声,一张带着嬉闹的笑脸赫然出现在了视野。
当下不由轻叹了口气,抬指缓慢摘下了耳部那银丝框眼镜,在将近日违纪单摊平置于漆黑桌案一侧后,终于肯抬睑正视眼前这个堪称屡教不改的顽劣学生,绷脸尝试端起副严厉架子来。
而从人面上忍俊不禁笑意上看,明显效果不佳。
即便现在出现在面前的是近日令自己头疼不已的罪魁祸首。

"老师——又见到你了呢。"
拥有着头乌黑蓬松卷发的少年额际缕发梢不经意间翘起,像在无形中彰显出其拥有者的顽劣本性。
比如自己手中笔记本上记录着密密麻麻的违纪名单,其实也只有少年一人。

"还能想起上次你来时,我是怎么说的吗。"
面前浓黑咖啡氤氲出层白雾,扬腕轻晃了下手感温润的细瓷杯内深褐液体,低首抿了口。
下次或许该放点糖。
涩意蔓延了舌尖,不自觉眉头微皱了起来。

"还以为老师会更喜欢喝茶。"
再看去少年已不知何时顺手拉开座椅随意腿交叠,食指微屈漫不经心轻叩几下平滑桌案,右手还不忘信手翻弄着屋内主桌上成摞的文件。
俨然一副反客为主还全然不觉的模样。
"总归是提神。"
轻描淡写拂过话题,再开口际已是不打算再惯着人坏毛病。
"迟到,旷课,晚退…"缓言一项项把违纪名目列举出来,抿唇际面上表情逐渐严肃起来。
"虽然只是小错,但是这些随意几项让学校知道…再攒一个处分你便要被开除了。"
少年面上却是分明笃定对方不会将自己交给校方,却非要眨巴眼扮作副委屈模样。
"可我没再掺合进群架里了。"
这样子让人心都快化了,又怎么忍心继续逼问。
晓星尘舌尖微顿片刻,却依旧选择开口:"那么我的要求你还记得吗。"

"阿…老师那要求可是会让我很为难的。"
这孩子面上仍带着讨喜微笑,一对小虎牙透着与言辞截然不符的可爱。
他回答得一本正经。
"不违纪的话,怎么有机会跟老师亲近。"
……这算是什么理由。
一瞬间竟是啼笑皆非。
也不知是怎么养成这依赖人的性子。

沉默片刻终究是妥协。
"学校少个从事义务劳动的,权当弥补违纪处分。"
没有再留心少年当即跨下去的表情,只自顾自说道:"——我负责督促。"
"老师最好了——"
刚才还如霜打茄子般蔫着的少年立刻精气神全满。
这雀跃模样完全看不出是那个初见时扬拳将人掀翻在地的狠戾少年,那般不管不顾。
浓重黑暗气息像不介意拉着世界一起陪葬。

往人喋喋不休的嘴里塞了块水果糖,少年立即似那餍足大猫般眯起了眼,也止住了话茬。
淡金阳光透过半透明玻璃洒在窗棂上,整个狭间悄然蒙上层浅淡的暖色调。
抬指夹起块糖放入咖啡里,再次低头抿了口。
细品之下,涩意褪去后,香醇里终究是甜的。

怪不得那孩子会喜欢。

#岁月静好#

“老师,再睡一会儿嘛。”
伴随着黑卷发少年小声嘟囔,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原本用来蒙头的雪白被子里钻了出来,还穿着嫩黄色小熊睡衣,细白胳膊露出半截。
却睡眼朦腥,明显还是副没睡醒的模样。
“这么大人了还喜欢赖床。”
当下不轻不重责备了句,起身几步行到阳台边,抬手拉开深蓝窗帘。
淡金阳光顷刻灵巧挤满了这间浅色调起居室。
温煦洒在人身上,透着暖意。
“春困秋乏。”
少年唇边笑意懒散又泛着狡黠,抬臂伸懒腰时刻意拖长的语气便像在狡猾地撒娇。
“老师,你可得体谅我一下。”
“早餐已经做好了,再不起来太阳就要晒屁股了。”

窗外翠色葱茏,深褐枝桠上鸟雀浅唱鸣叫声数不尽的柔媚婉转。
轻吁气间心神更为舒畅,回首看去正好撞见人在掩嘴打哈欠。
微失笑也不忘出声关心下少年时常紊乱的作息。
“今天怎么这么困。”
似兀地联想到什么,笑意敛去不觉唇紧抿成线,眉峰也随着紧攒起来。
“这周我没有布置什么作业,你却是不能拿这当籍口了。”
作为曾经的熬夜惯犯,类似这种被自己撞上通宵游戏或是倒弄些不务正业的事已绝非偶例,每次在自己面前都应得好生生的,一副虚心悔改誓不再犯的模样,而才几天过去便又会故态重萌。

“还是要怪老师。”
这种睁着眼说胡话的事想必少年是没少干,一番话扯来竟脸不红气不喘的,面不改色。
“昨日雷声吓人得很,老师还就在我床侧睡下,夜里就只光顾着看你,哪还有心思睡觉。”
“…又贫嘴。”对人推卸责任能力认识再次加深,不再赘言。索性抬指轻敲人额头权当给个板栗。
“好了,快起来吃早餐了。”
“老师,今天早饭是什么。”
只见人发顶几缕发梢微翘仍显出分凌乱,少年像毫不在意般随手一扒,毫不顾及直接在旁人面前换起衣服来。
“还是些家常菜。清粥与你爱吃的蛋包饭。”
转身将瓷盘推至原木餐桌,边回人几句后舌尖微顿,转即将剩下的字眼说完,染着笑意的声音兀地放轻许多。
“——还有牛奶。”
“……”闻言少年手边拉开桌椅动作一僵,似乎难得沉默了半晌,再次开口语调发涩愈透艰难。
“老师,我不想喝牛奶。”
“你还在长身体。”为示意此事没有任何商權余地,只是将拇食两指微张给他比划了一寸半。
八厘米。
薛洋成功闭嘴了。

自从少年耍赖搬来与自己同居后,虽然每日过得吵吵嚷嚷,但一向空落大厅也终究多了几分人气。
思量间持筷夹起块放入人瓷碗内,原本眼巴巴静待投食的少年在看清是碗内食材后彻底垮了脸。
这花样百出又拐弯抹角的埋怨声,难免令人忍俊不禁。
这般想着,就连入口简单菜色似乎也染上了家的温馨。

有句话现在想来倒也恰当。
正所谓岁月静好。

…本来想写薛晓不小心写出晓薛感,我的锅。

评论(1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