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KHR]白正日

——倘若将生命里真正意义上的开始,暂且划定为我们的相遇。

相处近十载,其实白兰从未真正弄懂过入江正一这个人。

便仿佛入江正一整个人成为了矛盾的代名词。

看似纯粹的灵魂,却被束缚在道义与情感里摇摆不定。而在这痛苦挣动中灵魂却出人意料泛起了最美丽的光泽。

胆小怯懦到连一只鸡都不敢下手杀死,却又会坚决地谋划执行注定会间接杀死大学好友的计划。

怯弱到甚至无法抵抗语气稍微强硬的指令,却又能为了可笑的正义站在挚友兼上司的对立面。

然而也就是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他宁愿逆光而行,踏在注定划伤自己的荆棘路孑然独行,哪怕鲜血淋漓。

尽快有时会害怕到腿骨颤抖,半夜惊觉无法入睡,承受的莫大压力足以令他神经崩溃。

却依旧会紧咬牙关,走下去。

他把整个世界揽在了自己身上。

温热。鲜活。纯净。令人嗤笑却难免动容的渺小与伟大。
却全都是白兰所不敢想象的。
-

入江正一一直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无论是白兰还是入江正一都足够清楚这一点。

如果不是遇见了他,入江正一大概会安安稳稳地从某所知名大学中顺利毕业,从事着普通却充实有意义的工作,交两三个谈得上知心的好友,找个不一定很漂亮但足够温柔的女孩子结婚——然后在闲暇时间中偶尔泡在实验室搞弄些被妻子认为是不务正业的小玩意...就这么平淡却幸福地度过一生。
——没有白兰出现过的幸福而美好的一生。

但现在,或许在他遇到白兰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脱了轨。

入江正一在恶魔的蛊惑下踏进了本不属于他的世界。

自从冒失的橘发少年撞到白兰怀中时像是无形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冥冥中某些东西无可逆转开启时他在第一时间笑得如偷了腥的狐狸般狡黠。

与纯良外表截然,那一刻他心中想的却是。

抓到你了。

终于。

-

你这是在趟浑水喔。

我的小正。

黑暗污浊肮脏。

我的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脏。

什么嘛。看你的眼神,是不相信吗。

那么就来亲眼看看吧。

如你所愿。

逆光之下银白发色的青年紫眸在淡金阳光下柔和的几乎融化,面容上缱绻着的所谓温柔笑意,像蛊惑却更似嘲弄。

入江正一加入了白兰的家族。

谈不上算计与被算计。

充其量也只能说是...白兰偏着头貌似认真地思索片刻,紫眸微眯似乎饶有兴味。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

试探与底线。

欲望与坚守。

友情与使命。

黑暗与光明并存,掺杂缭绕着最污浊不过的欲望。

你的选择是什么。

白兰几乎是冷眼旁观入江正一的在污浊泥塘里痛苦与挣扎。

戏谑而游离。

直到迎来劈头盖脸的背叛。

-

究竟是自己改变了入江正一,还是入江正一改变了自己?白兰思绪已经有些恍惚。

这仿佛已经成为了无解的命题。

可悲的无限循环。

“相信命运的人被命运牵着走,不相信被命运的人被命运拖着走。”

白兰忍不住嗤笑出声,做出评价。

“荒谬。”

世界上可能有被命运操控的傀儡,然而绝对不会是他。

既然小正想玩游戏。

他自然会奉陪到底。

-

“时候不早了呢。小正也差不多该结束工作咯?”

白兰漫然夺去其手中研究资料眼角上挑侵染丝缕谑意。

“白…白兰大人。”原本聚精会神在电脑荧屏上繁多杂乱数据上的橘发少年面露错愕——不或许现在用青年形容他更贴切。此时他正忙不迭收回适才紧贴在电子荧屏上的视线,轻取下眼镜抬手揉了揉隐透酸胀的眼眶。“可是现在才十一点半啊。”

对阿这意味着还有半小时我们约定好的日期就过去了。

.究竟是有多神经大条才能忽略掉自己的如此强烈的暗示。

惯常善于玩名为暧昧的游戏的白兰在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无力,小正的情商绝对没及格。

烛光晚餐是最能笼络感情且营造暧昧的场所之一,白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绝佳机会将猎物身上的线缠绕地更紧些。

然而他却没料到入江正一在这个特殊日子,竟然一直泡在研究室内。

的确失策。

暗底桌案上摆着插着纯白娇嫩秋牡丹的长颈螺纹青花瓶,精心按对方口味嘱咐厨师制成的可口东方菜肴正摆在长桌上,定时播放轻柔舒缓的轻音乐,包括冰镇的香槟与没来得及点燃的香蜡。

酒店内特地定制的房间完全化作了无用功。

已经快过十二点了。

干脆...

“又过去一年了,小正。已经七年了哦。”

“七年纪念日快乐。”

与此同时白兰身后窗外大片大片的缤纷烟花逐次盛绽,幽邃夜空上姹紫嫣红渲染了一片,煞是好看。

手下配合的正是时候。Perfect。

白兰将瞳孔狭长稍弯起便会显得很淡,减了几分妖艳邪肆倒增添了股无可言喻的温柔。

“诶诶..!白兰大人还记得??”

真可爱呐。

藏青色的眸子惊愕褪去后亮晶晶的漂亮极了。像是上好的翡翠石。

“我很开心。” 仅仅是对他说我们已经认识七年了,便能开心成这个样子吗。

白兰注视着入江正一因猝不及防的惊诧而蒙上浅层红晕的面颊与青涩结巴的话语莫名有些忍俊不禁。

突然就忍不住想。

或许这场游戏就这么一种持续下去也不错喽……?。

因为他突然舍不得那么快让游戏结束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