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白R白]同居之后。

1.Reborn与白兰同居了。

没有张扬,甚至没有传到彭格列与密鲁菲奥雷都没能得到任何消息。

他们便这般水到渠成地走到一起。

如同世界上任何一对普通恋人那样,搬到了一间不大,却足够温馨的小公寓。

窗外是向外蔓延至视线尽头的薰衣草,清淡却馥郁的香气。

阳光正好。


白兰习惯了干练清爽的纯黑色装饰,即便依旧一身纯白。

Reborn喜欢上了微甜的浓黑咖啡,三块糖。

留意到这些变化的白兰却忍不住失笑出声。

两个心思从不细腻的家伙竟在不知不觉中,采取自己的方式宠溺了彼此。


白与黑。

白兰与Reborn。

2.Reborn逐渐脱离了“三点一线”的生活模式。

彭格列——任务——酒吧。

若非得追究原因的话,大概只是他更贪恋他们的家——有白兰在的家。


Reborn凝视着怀中人因阖目而显得格外毫无防备的睡颜。

清晨金色阳光轻巧温和地打在白兰发梢,颊边。

浅色光晕一层层逸散晕染开来,犹如有人在以最细腻缱绻的笔画勾勒出人柔化下来的轮廓。

Reborn深邃的黑眸却微不可查地染上了些许自己也未曾发觉的笑意。

白兰睡着的样子少了几分莫测危险,眼角的倒紫王冠反而令他添了几分稚气。

像极了只餍足而抱成团子的白毛狐狸。


用了不恰当比喻(?形容自己爱人的Reborn罕见在眉眼里凝着含而未露的温意。

他的指尖轻触白兰的侧颊沿下颚弧线顺滑,转而俯身悄然覆上了人唇。

难得蜻蜓点水的吻。

“Ciao”

白兰朦胧睡意而略染水汽的紫眸渐趋消逸,在接近后翻身扭转身位,侧首伏于人耳吮问耳根细嫩肌理,不紧不慢轻吁温热吐息。

末了,他微翘的唇角仍糅掺着些末谑意,几分色气,白兰笑得别有用心。

“早,darling”。

3.白兰有着双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诉说情话的紫眸。

单凭一张嘴便能让任何女人甘愿束手待缚,上心脏。

即便任何人都明白,这双适才还温柔缠绵的多情紫眸随时都有可能沉淀为紫罗兰般浓艳的暗色,美丽却含着剧毒。

足以致命。


Reborn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实干家,纵然调情在夜场锻炼未到炉火纯青的功力,但依旧能轻而易举抓住白兰软肋。

他会在白兰彻夜未归时发出短信。

'咖啡需要搭配的白糖快用光了。'

白兰没有家。

所以Reborn给了他一个家。

家这个字眼仿佛在无时无刻提醒着白兰。

等你回来。    

这种被牵绊住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惹人厌烦。

白兰这般想着。

却在路边的零食店时不自觉买下了白糖。


4.对于白兰的评价有很多。

诸如腹黑鬼畜,危险,深不可测,表里不一等等诸如此类。

他对所有人都能戴上温柔的假面,吐露动听甜蜜的爱语。

从没人能想象他真正爱上一个人会怎样,因为所有人都坚信白兰只爱自己。

白兰有过很多情人,逢场作戏也好,假戏真做也罢。

在送花时他却从不加思索,对任何情人都是那束妖艳红灼的红玫瑰。

懒到动脑,甚至没有丝毫新意。

但这次他却罕见犹豫了。


黑玫瑰。

你是恶魔,且独属于我。

不是承诺的承诺。


5.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

想写出他们同居-改变-习惯-承诺-爱恋的过程 可惜时间有点仓促 写出来并没有令自己满意。

写给寒儿的生贺。

爱你。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