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KHR]一眼成魔(骸云)

“不管你是否相信,但我依旧想告诉你。

——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想和你上床,跟你做爱,让你身上沾满我的味道。”

后来六道骸曾以这副几乎戏谑的口吻向云雀恭弥告白。

妖艳异眸里盛着欲将人吞噬的暗色。

回应他的是云雀恭弥一如既往的一记拐击。

这场战斗不出意外地以云雀恭弥干净利落将六道骸踹翻在地为结尾。

从云雀恭弥眼角睨起弧度染上了些许愉悦可见他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稍俯身抬手拽起六道骸雪白的衬衣领,云雀恭弥冷然音色传人听者耳廓。

“再这么作死,倒还不如让我娶你回家。”

_

日久生情。

在遇见云雀恭弥之前六道骸从没想过自己有机会一见钟情。

套用教科书上一句烂俗到家却好巧不巧贴切的话来说是历史的车轮开始缓缓转动。再文艺点来讲便是他终于意识到今夜月色很美,春风十里不如你。

可字面含义外的实际含义却是:

我想把你拐上床。

空长一副好皮囊,短短十六年六道骸几乎完美诠释何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就算云雀恭弥是那朵高岭之花,六道骸也会攀山越岭将它摘下。

不是一时兴趣,更不是突发奇想。

而是势在必得。

这种仿佛积攒了两世的情感经常会令六道骸错以为 自己已经与云雀恭弥认识了很久很久。

久到云雀恭弥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眼角翘起的弧度,瞳眸变换的色泽,里面所蕴含的情绪也能轻而易举被他捕捉。

甚至比了解自己还洞察三分。

几乎可以称得上,了如指掌。

听说最了解自己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六道骸忍不住思维发散地自嘲道:或许他们上辈子就是纠缠一生的宿敌也说不定。

扯远了。

_

伸手遮挡住从林叶间隙零散直射至的淡金光束。

有些轻微的不适微眯起眼。

或许他本就不适合直接暴露在阳光下。

六道骸仰面躺在浮动着丝缕纯粹清香的嫩绿草地上,从那懒懒挑起眼梢从唇角散漫的些微笑意里可以轻易捕捉到他的不屑。

柔和金熙穿透五指洒过眼睑,在几乎缱绻的寂静里,六道骸微眯眸孑自放低声音轻语着。

“已经过去很久了啊。”

回忆就像是握在手心的沙砾,无论是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间丝缕流失殆尽。

六道骸第一次遇见云雀恭弥是在樱花林里。

_

阳春三月,细雨连绵。

不知在这片沃土上生长繁华了多长时间的樱林美到令人窒息。

一位墨发少年伫立在最大的那株樱花树下。

仅是抬首、缄默。

六道骸却不自觉屏住了呼吸,再也不忍发出丝毫声响惊扰。

直至细雨初歇,少年才恍若方觉似的朝他所在的方向望去。

正好撞入了一片沉不见底的深色。

左边是近乎绝望的深蓝。

右边是猖獗妖艳的浓红。

以及,无法压抑的熟悉感。

_

一直到最后。

都没有任何人率先开口打破宁静。

或白或粉的樱瓣在写意微雨下簌簌飘落,就在安静到凝滞的空气里,凉意晕湿了两人的衣裳。

_

浓妍淡彩饰华歌,轻言慢语惊流年。

六道骸不是诗人,更没有什么所谓文艺细胞。

可在这一刻他却有些想为眼前的人赋诗。

飘落的樱花像懵懂的孩提,在半空中轻巧飞旋着,跌撞在人肩头,发间,铺洒了一地。

_

“我或者你,迟早有一人会死在对方手中。”

兀然闯入脑海的声音是六道骸熟悉的清冷嗓音,可六道骸却轻而易举捕捉到字里行间所蕴含刻骨铭心的杀意,携同着溢于言表的寒意。

大脑像是从中间被横空切割一样,疼得厉害。

至于胸口某处的疼痛就显得分外悄然无声了。

_

六道骸抽空伸指揉了揉胀得发疼的太阳穴,第一次感到愈发得茫然。

似乎做了了不得的梦啊。

画面以他亲手杀死云雀恭弥为结尾。

梦中有连绵万里的战火,风雨漂泊的形式,以火焰为媒介的攻击方式。

以及,一个仅留下毁灭与复仇烈焰的空壳。

“活在我的回忆里吧,云雀。”双唇覆盖间,那双往日里一次次夺取他注意力的冰蓝瞳孔最终丧失了光彩。

伸手可及的人,冰凉彻骨的身体。

六道骸的动作很温柔,异眸里浮动的缱绻予人种恍若深爱的错觉。没人能发现他在此之外隐藏着极深的不顾一切的疯狂与歇斯底里。

“我在轮回尽头等你。”

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杀死云雀恭弥的“六道骸”只怕已经疯了。

那双眼一片死气,再也映不出任何人。

云雀恭弥死时很安静。

直到那双美丽的凤眸一丝丝褪去光彩,里面盛着的某些东西依旧纯粹,就仿佛一切从未曾改变。

他说。

“骸。”

————

自从很久前的那次相遇后,来这片樱树林里似乎成了两人不约而同的习惯。

而有些东西似乎开始逐渐控制不住了。

就比如想把眼前的人拥揽入怀的冲动。

六道骸偏侧过眼,眼角余光里云雀恭弥在半坐在树干上,颀长腿部自在舒展着,微风吹拂着他额际墨染的发,眉眼依旧恣意平静。

没有如梦里染上血色与悲哀。

真好。

按捺住突如其来的心悸,迎面而来的阳光依旧柔和。

六道骸从未如此庆幸过。

“云雀。”六道骸像那个梦中那个自己一样低声唤着对方的名字。

“嗯?”

云雀恭弥那双苍蓝凤眼看向了他,眸光流转间只余凛冽。

六道骸觉得自己平静了许久的心脏又久违地跳动了起来。

时光停滞下来了罢。

不自觉地,他唇角噙着丝连自己都维未曾发觉的笑意,仰首向坐在树干上的墨发少年伸出了手。

像是在邀请,更似在等待。

连六道骸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自信云雀恭弥会愿意抓住他的手。

可云雀恭弥却并没有拒绝。

大概是被蛊惑了吧,事后云雀恭弥忍不住这么揣测。

那种眼神,让错以为他们彼此信任。

以至于他竟毫不犹豫便从树干上纵身跳了下来。

“生日快乐,云雀。”

五指交握的触感令六道骸更加愉悦,同时某些念头也更加坚定。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怎么样。”

在云雀恭弥罕见因微愕而放大瞳孔下,六道骸心里某种叫嚣的冲动再也无法抑制。

想拥有。

想抱紧。

想让这个人身上只留下自己的气息。

六道骸微挑眼梢索性遵循本能叫嚣着的欲望,覆手将人拥入怀中。

触感一如想象中的温暖。

“我是六道骸,余生请多指教。”

一切未曾开始,一切还没发生。

六道骸与云雀恭弥。

他们的未来,拥有无限可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