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有一天你运气爆棚应邀对v3人物访谈

记一次花絮,对XXXX的访谈实录。
吉最向,全文第二人称,由选项分支主导剧情走向。

作为弹丸论破系列的忠诚粉丝,能受邀对人物进行访谈无疑是最荣幸的事,你也对自己能够被抽中作为幸运嘉宾参与访谈深表意外。这也让你对自己在大马路上从来捡不到1日元(日本货币最小面额),排队购物总在轮到自己前一名顾客时停止营业,撬开瓶盖从来都是“谢谢参与”的运气有了感激之情。
…或许就是为了此时的幸运做铺垫呢,你难掩兴奋地这样想道。
而在这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你脑海里首先浮现出来了……的脸庞。

A.最原终一
B.王马小吉
C.其他

※A 追加「最原终一粉丝」设定。

作为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内向又平凡的你自然也对胜任超高校级的侦探这一才能的人兴趣浓厚。从弹丸论破第一代的雾切响子,一直到最近刚推出的弹丸论破V3:大家的自相残杀心学期中的最原终一。
在你看来,身为侦探缜密的思维,剥丝抽茧般解开迷雾,一针见血、直揭本质的冷静…这个过程给人带来的安心感其他角色根本无法比拟,顺着侦探思路解决难题的同时有着难言的战栗蔓延全身,其中得到的快感也不是任何活动能够达到的。
甚至说在某方面来说你并不是什么忠实的弹丸论破粉,而是纯粹地喜欢着各个侦探的「设定」而已。
因而你极其期待被分配到最原的访谈里。

服务人员领你到据说能将意识导入到那个世界的装置旁边,拜托拜托——,小声祈祷着,你坐下去并将这个奇怪的头盔(?)样式、连接有许多数据线的装置戴在头上……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翻天覆地的世界。

竭尽全力按耐紧张的心情,深吸一口气,你用尽全力推开眼前黑白主导色调的门。
暖阳高悬,绿草茵茵。就近雪白圆桌与斜斜摆放的座椅提供了良好的会谈环境。而对方目光却从始至终丝毫都没有分给你,低头饶有兴趣端详脚底的野花。
没有在意对方有些忽视的态度,或者说你已经完全可以对这种态度报以平常心。只是……果然不是最原君呢。
幸运女神果然不会一而再眷顾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的。即便对此心知肚明,却依旧难免感到有些沮丧——不,不止是有些而已。
难掩不甘地,你试图从眼前人嘴里撬出更多关于偶像(最原终一)的信息。
……再怎么说也是超高校级的总统,应该对身为主角的最原君有不少见解吧。

“嗯…,关于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想必王马君应该已经了解了吧。初次见面,虽说有些失礼了…但实在很想了解这点,王马君是如何看待最原终一的呢?”
他继续漫不经心盯着脚尖那朵素白野花,顺着花瓣细腻的纹路抬起头,再把对面人整个战战兢兢的身形瞧个真切。

“这么关心本总统对其他人的看法,看来是个对他人隐私好奇心旺盛的家伙喔——让我想想…最原酱是个大色鬼来着。”
大概是头一次有人初次见面就冲他露出这样失望的表情,王马小吉不置可否低笑了几声,绛紫的眼稍泛出懒怠的兴味来。

大、大色鬼?
你被对方超乎意料的回答震撼住了,虽然对王马小吉这个角色没有过多研究,你对他的了解也停在相当肤浅的地步,例如谎言家、恶德总统,本子担当(乱入了什么)……不过在提问之前,你同样对对方的回答设想过很多答案,比如惺惺相惜的敌人,无法携手的朋友,甚至最不靠谱的恋人关系。
但对方飘忽的回答依旧让你防不胜防,相信如果数据可以用mp蓝条显示的话,刚才那一击至少会让它下降三分之一的数值。

“嗯、嗯—。”
他煞有其事连声应和道,一边踢走碍眼的小石子,一边朝你露出亲切的、又透出些狡黠意味的暧昧笑容来,有些像刚饱餐一顿肥鸡打算剔牙的紫毛狐狸——你又开始跑神了!容易思维发散对任何从事科研行业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趋向…怪不得你的导师认为你难成大器,意识到这点你急忙暗自掐了自己的胳膊。“会偷偷翻看一些情情色色的AV或漫画,然后在冲动趋势下发射浪漫炮什么的,怎么样,很色了吧!”

A.承认他的观点。
B.否决他的观点。

※A.追加隐性「王马小吉粉丝」设定。

所谓人无完人,就算是再优秀的侦探也绝对不可能没有任何缺陷。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好色属性而已…再说,从自己已知信息来看王马小吉说的不无道理。
由于轻信,你没有对他的说法多加质疑,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作为这次访谈的主导者,话题走向与节奏却逐渐被对方把握在手中了。

“最原君也曾经在支线剧情曾经偷窥女同学游泳。如果说他色的话,的确不难被人接受……”
你小声的嘀咕声没有躲过王马小吉的耳朵,他眯着眼睛轻笑了笑,半分甜腻,更多却是近乎危险的深意。
“连我不知道的事都一清二楚,你果然对我们的事情很了解呢!”
你眨了眨眼睛,想要确认自己是否看到了幻觉。完全没有给你深思或者继续刚才提问的机会,下一秒,对方那犹如抹了蜜糖的紫眼睛立马缠住了你。
“锵锵——等价交换原则,作为刚才我认真回答你的谢礼,这次轮到我了吧~?”

完·蛋了。
你沮丧地发现自己拒绝不了对方的眼神。
「未达成拒绝 王马小吉的条件」

他丝毫不意外的样子,这种自信到自负的态度没有引起你的反感。或者说………你的注意力全在别的地方了。比如说深紫发丝随着风的沐洗翘起调皮的弧度,你突然觉得有些手痒,想要伸手把它按下去。

“你认为我会怎么看待最原酱呢?”
“我认为……”

A.敌人。
B.朋友。
C.恋人。

A.达成结局一:「不是无法 而且不想理解」。

“王马君最后不惜以生死为棋局、拉下共犯…宁愿遭受死无全尸的下场也要让黑幕好看的疯狂计划,却因为最原君功亏一篑,…一定很后悔没有设计杀掉他吧。”
“是啊,我为什么没有杀掉亲爱的大侦探呢?”

他同样表现出深表赞同的模样配合着你叹息,煞有其事得点头如捣蒜,你甚至无法无法分辨这瞬间情绪的真伪。
……不过就算对方展露出来足够自己贫匮脑细胞足够分辨出来的情绪,也极有可能是故意露出纰漏吧。

“从某方面来看小最原实在很恐怖呢。每次学裁的方向都是靠他一人思维主导的,…就连你们这些旁观的人也不例外吧?局内局外、所有人根据他收集的线索以及证据推导出事情的真相,已经完全构成了相当强烈的依赖性了嘛。”
他似乎是在抱怨着,犹如仓鼠般鼓起脸颊,这也透露几分不加矫饰的可爱。

“……从这方面来说王马君的计划同样需要他。”
否则其他人甚至没有推导出王马君想要的那个表面的“真实”的能力,你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正解~,不过很可惜……小最原并不愿意配合我呢。”他不无遗憾地耸了耸肩,忽又露出讨喜又格外无辜的纯然笑意来,“因为我是个只知道搞事的大骗子嘛。”
“他并不了解你。”
你无法不联想到第五章他所做的一切全部付之东流,也不由为此深感惋惜,甚至有想替对方鸣不平的冲动。
没有抑制这股欲望,你也顺势这样脱口而出了。

“不,只是并不想了解哦。”伸手将手舒舒坦坦枕在后脑,嬉笑又满不在乎的面具切换得从容且毫无痕迹。念这句话的语调放得极柔,就连绛紫眼眸都裹糖挟蜜,他轻飘飘揭开了真相,“毕竟我喜欢的小最原一直是一个很被动、但又很有主见的人呢。”
……听上去王马君倒是很了解最原君呢。
你张了张嘴,却罕见迟疑没有说出口。
或许是突然意识到,这样笑着说这句话的王马君侧脸显得格外落寞吧。

B.达成结局二:「失之交臂 设定如此」。

“虽然最终计划被对方破坏得七七八八,但对于这个所有人中唯一能够识破自己诡计,智商、能力同自己旗鼓相当,罕见能够跟得上自己思维的人,王马君应该也有欣赏的感觉吧……或许会遗憾没有成为朋友什么的。”
分明几秒钟之前还想说他们关系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但是转念一想,你却认为或许朋友更符合对方复杂关系的定义。
王马小吉却沉默了一会儿,瞠目结舌欲言又止…尽管意味隐晦却依旧到达了你能够读懂的地步,半晌拧起了眉头不解地望着你:“……你、你没在开玩笑吧?”

“我可是因为最原酱那个笨蛋白变成肉酱了呢,意识清醒感知到全身骨骼怎样粉碎掉、血肉又是如何脱落碾磨为液体的诶。再说,同样是因为他拒绝了我合作的请求最终才走到这一步的吧?”
对方不敢置信绘声还原了当时场面,犹如目睹史前巨兽横空出世那样盯着你。眉梢随便斜挑,语气过分平淡凉薄而使讥诮溢于言表。你手足无措,有心为自己与最原君辩解,但想到对方遭受的痛苦却又浑身战栗起来、犹如感同身受。
……一定很痛吧,最后连惨叫声也发不出来,只能沉默地迎接……终结。

“……抱歉。”
你隐约听到自己飘忽低哑的音线,某个瞬间,似乎同那位笨拙又木讷的大侦探重合了起来,你迫切地想说出这句不应该由你发声的道歉。
王马小吉沉默的时间跟着拉长,甚至迟钝如你也能隐约从对方动作窥出几分烦躁。他三言两语挡住你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嘴,分明满脸心不在焉的嬉笑,仰头眼角却迷迷蒙蒙沁了层锥骨凉意,甚至显得居高临下。
“道歉有用的话也就不需要警察存在了吧?同理…会欣然接受道歉的人根本没办法成为恶德总统。无论如何,都记住这点——只要弹丸论破还存在一天,我跟小最原就永远没可能成为「朋友」这样奢侈的关系喔。设定什么的不需要多说你也该明白吧,这可是主角与搞事役的宿命呢。”

C.达成结局三:「不够成熟的恋人」。

“王马君曾经说过那句话……「我啊,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就算勒紧脖子也要让他看自己的类型哦」,这也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王马君其实是喜欢最原君呢?”
朋友或者敌人两个选项在你头脑里大战三百回合双双元气大伤,与之相反,大脑灵光乍现的念头倒成了出乎意料的黑马,轮廓脉络越来越清晰。
如果是恋人关系的话,并非没有可能。
对恶德总统来说,掠夺是本性,得不到就抢过来,不习惯就让其他人习惯。对方稍微让步就会得寸进尺,顽劣显露出自己如小孩子般蛮不讲理又狡猾的强盗主义。
这样难以掌控的人,再没有比最原君更契合的“容器”了吧。
“意料之外的判断……不过姑且算你过关好了。嗯~嗯,是的,我最喜欢小最原了!这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了吧。”

其实并没有对方所说的那样明显,从头到尾你也只是看到小孩子缠住了喜爱的玩具,接着就心痒难耐想要据为己有而已。
你几乎是纵容地看着对方,就像看一个还没有体验过爱所以任性妄为的孩子——却在对方露出不喜之前移开了视线。
“没有比他在理性上更懂你的人了,但感性上却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你。”
“他的确满脑子都是你的事了,交错缠绕,谎言与真实的界限不再清晰,无论如何在心底猜测、推敲与甄別,相信的同时又忍不住犹疑之前的判断,确信为谎言时却又想要抱着侥幸……他永远没办法彻底否认你,但也无法真正相信你。”

“可即便这样,也是我赢了呢。”
王马小吉安静听你说完这些观点,倒也不恼。你很奇怪为什么会从这位恶德总统眼底看到几乎柔软的颜色,只有笑容依旧是肆意任性的。
“再没有人能顶替这样的位置了吧,他眼里也只能看到我了。”

(实际上还有好几个部位及分支没有填充,但反正是自娱自乐写着没人看干脆到此为止了,感谢耐心观看~)

评论(7)

热度(53)

  1. 洛。Yusake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