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ake繾

常驻V3、MHA,永远的七日之都。
吉最晚期,反派爱好者,宰推。
守序邪恶,热爱擦边球以及滚刀糖。

恶时辰。

我将永远留在你的梦中,直到死神降临。
                                             ——恶时辰。

是谁啊?
烟熏火燎,视线所及到处都是呛鼻黑雾,厚重烟雾刺激得眼眶发酸。
火舌曼丽摇摆着纤细腰肢吞吞吐吐,肆意在最佳滋润的火场里翻滚。

“人的本质跟所有东西也没有什么区别,脆弱得轻易就能撕坏,由里到外…甚至还没有铁块来得坚硬啊!将所有东西都把握在掌心,无论喜爱的,还是厌恶的、看不顺眼的,表皮纷纷脱落暴露出的那层原始姿态美得惊人…怎么样,不会感到好奇吗,绿谷出久?”

是谁…在说话。

不,我不好奇。
快…停下。
从对方话语里读出来强烈危机感与无尽的惶恐,脚下似乎扎了根,无法如何努力都无法前进寸步。Smash无法启用,怎么样都做不到!…怎么会,已经该掌握自如了才对。

「不过是你偷来的力量。」

是啊…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作(隔开)弊器,自己也不过是被瞬间打回原形的废物而已。
苦涩泪液无声盈满了眼眶,预料到接下来即将上演的剧情,潜意识恐惧以及窒息般痛苦完全将自己吞噬,喉咙迸发不出一个音节,哪怕哭得涕泪模糊也无法动起来。…为什么啊!?为什么会做不到!
…动起来啊,就像还身为软弱无力普通人看到小胜即将被淤泥怪吞噬掉的那样,不管不顾动起来啊!

眼睁睁看着死柄木掉取出老师的心脏,鲜红内脏似乎没有意识到脏块从躯干剥离,还在手心扑通轻快鲜活跳动着。
死柄木弔的手格外苍白羸弱,几乎能看到手腕纤细的青紫血管。而当这乍看脆弱的手慢条斯理取出自己最敬爱的老师,永远无法企及的英雄——欧尔麦特的心脏时,大片血污喷溅了满手,干净白皙指缝也残留了血色。
毫不介意几滴暗红血液飞溅到唇缘,死柄木抬起头来,突然冲他笑了起来,喋血笑意透着深入骨髓的冷淡。

“喜不喜欢这份礼物呀,绿谷出久。”

五指握紧心脏的瞬间,有什么东西随着一起碎掉了。

刺眼的,大片,艳丽渗人的血红色。
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终究忍不住大口呕吐起来,似乎想要将内脏都吐出来般狼狈拼命。

“欧尔麦特!!!”

从睡梦里猝然惊醒过来,绿谷出久背脊窜了一身冷汗。
喉腔涩得厉害,几次尝试开口也只能发出嘶哑啊啊丫丫声。沉默不语将头埋入臂弯,再难承受这样的心理压力般失声痛哭出来。
起初只是犹如小兽受伤般断断续续的呜咽,生怕被发现隐忍着啜泣跟喘息,不得不拿拳头抵住唇,像小兔子般哭得眼睛通红。
无论如何都不敢崩溃的放声大哭,因为声音太大会将家人吵醒。

又是这个梦。
……欧尔麦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木椰区购物中心碰到死柄木遭受威胁时,又或者是更远的时候…早就无法辨认得清了。
自己开始逐渐深陷入一个个怪异猎奇的梦境,日复一日重复着绝望恐怖的恶性循环,无论怎样都无法脱身。一开始也只是胆怯开口而已,后来恶化到甚至没有勇气直面内心的恐惧,无隙不入的恐惧随着逐日累积早就深扎根脑海。
…事到如今,已经演变到一闭眼就能看到梦境场面的地步了。

……不是没有察觉到,大家委婉又不着痕迹的关心,欧尔麦特坦诚布公的恳问自己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就连妈妈也会贴心在早餐多加一份自己爱吃的猪排饭。

“出久…最近变瘦了很多呢,要多补补。”
“……虽然妈妈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偶尔还是会想着,出久遇到烦心事的话能跟我说就太好了。”

面对这些细碎又温暖的善意,非但没有驱散他心头的阴霾,反而无形将每日遭受恶意夸大到不可战胜的地步。
绿谷出久畏惧失去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
欧尔麦特欣慰的眼神,同伴门无忧无虑的笑脸,妈妈端来热气腾腾的晚饭。…可当发现欧尔麦特看向自己的表情越来越失望,他终于无可避免陷入自暴自弃的深渊里一脚踩空栽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爆豪似乎再也忍无可忍了般一拳砸到他脸上,力气是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也毫不解气的凶狠。

“少摆出这种脸了,就是因为稍受一点打击就一蹶不起。所以我才完全喜欢不来你这种废物啊!!”
在被小胜扯住领子嘶声大吼时,绿谷出久迷茫的眼神才逐渐有了焦距。
他想,果然这才是小胜啊。天生跟胜利挂钩,无论什么时候都跟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是……这一拳来得太晚了。
我已经无法使出Smash,也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彻彻底底变成了你嘴里最让人不齿的废物了。

下雨了。
刚被拳头打到的地方被湿漉雨水一刺激变得火辣辣的红,小胜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骂骂咧咧着边走边爆炸了一步火星子。
淅淅沥沥雨水润湿了眼眶,绿谷出久缓慢眨了眨眼。
雨帘朦朦胧胧浮现了一个人影,可是他太累了,实在是太累了。
根本没有力气去辨认谁还会来多看自己一样…反正也都无所谓了。
隐约能听到小女孩奶声奶气跟家人说着「该回家了」。
该回家了,可是他还能去哪里呢。

“绿谷出久。”

面前出现的,竟然是巧妙避开一根手指朝他递出手的人。
绿谷出久笑不出来,眼睛酸酸涩涩的。
这半哭不哭的狼狈表情,甚至让死柄木觉得,只需要再多说一句话对面这个小鬼就会不管不顾抱住自己哭出来。
还是免了吧,那就太吵了。死柄木想。

“再不跟过来的话,会死在这里哦。”

绿谷出久根本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所以他浑浑噩噩跟了上去。

原本只是来验收一下成果而已。
可能是当时绿谷出久实在是像极了流离失所蹲在角落仰头看向自己的湿漉漉小狗,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心血来潮。
就结果而言,死柄木弔将这只被抛弃、遗忘的小狗领回了家,罕见耐心修剪收拾了毛发,一手将对方变成了自己满意的样子。

名为死柄木弔的噩梦结束了,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评论(7)

热度(63)